138-8952-6065

律师介绍

张天祥律师 张天祥,男,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辽宁省刑法学会理事,东北农业大学大连校友会副会长,辽宁住邦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大连狮子会382区童善服务队法律委员会主席。自2005年开始从事法律工作,具有丰富扎实的办案经验...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张天祥律师

手机号码:13889526065

邮箱地址:pobing76@163.com

执业证号:12102201210396894

执业律所:辽宁住邦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大连市友好大厦1510

综合法律服务

辽宁设最高院巡回法庭,辽宁律师业缓缓拉开重新洗牌的序幕

律师圈的朋友可能都注意到了一个现象,这两年北京的综合大所加快了扩张的步伐,纷纷在全国各地中心城市设立分所。


就连一向不追求规模,只希望将业务做到极致,做一个精致的专业名所的北京天同所律师事务所,近期也宣布要在南京、深圳设立分所,所址也已选好。


为什么?


追求律所的规模效应。这无疑是个重要原因。


原因仅限于此吗?


不。

banner

春江水暖鸭先知,北京的律所早已感受到了某种气候变化,闻到了某种气味,在因势布局。


什么变化让北京的综合大所加速向各中心城市扩张?甚至连一向追求精致与极致的天同所也不惜改变策略,不可免俗地决定设立分所?


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在地方设立巡回法庭。


2015年1月28日,最高法院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巡回法庭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决定设立巡回法庭,受理巡回区内相关案件。巡回法庭是最高人民法院派出的常设审判机构,巡回法庭作出的判决、裁定和决定,是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和决定。第一巡回法庭设在广东省深圳市,巡回区为广东、广西、海南三省区。第二巡回法庭设在辽宁省沈阳市,巡回区为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


2015年1月28日和31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和第二巡回法庭分别在深圳、沈阳正式成立。两个巡回法庭成立以后,实行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责任制,依法审理跨区划重大行政和民商事等案件,推动了审判重心下移,方便了当事人诉讼,得到当事人以及专家学者、律师、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社会各界的一致肯定。


在总结深圳、沈阳巡回法庭经验的基础上,最高人民法院在综合考虑各省区市地理位置、区域面积、交通状况、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人口数量以及我国传统地理区域划分和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类型、数量等因素,向中央报送了《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增设巡回法庭的请示》,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29次会议审议通过。2016年1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施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巡回法庭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决定》,决定在南京、郑州、重庆、西安增设巡回法庭。


为什么最高法院设立巡回法庭会促使北京的律所抓紧扩张,重新布局?


只要看看最高法院本部与其巡回法庭管辖的地域和案件范围,个中原因也就大致清晰了。


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第三巡回法庭设在江苏省南京市,巡回区为江苏、上海、浙江、福建、江西五省市;第四巡回法庭设在河南省郑州市,巡回区为河南、山西、湖北、安徽四省;第五巡回法庭设在重庆市,巡回区为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五省区市;第六巡回法庭设在陕西省西安市,巡回区为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五省区。调整了第一巡回法庭的巡回区,在原来广东、广西、海南三省区基础上,增加了湖南省;第二巡回法庭巡回区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保持不变。


最高人民法院本部直接受理北京、天津、河北、山东、内蒙古五省区市有关案件。


巡回法庭审理或者办理巡回区内应当由最高人民法院受理的以下案件:

(1)全国范围内重大、复杂的第一审行政案件;


(2)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第一审民商事案件;


(3)不服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第一审行政或者民商事判决、裁定提起上诉的案件;


(4)对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行政或者民商事判决、裁定、调解书申请再审的案件;


(5)刑事申诉案件;


(6)依法定职权提起再审的案件;


(7)不服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罚款、拘留决定申请复议的案件;


(8)高级人民法院因管辖权问题报请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或者决定的案件;


(9)高级人民法院报请批准延长审限的案件;


(10)涉港澳台民商事案件和司法协助案件;


(11)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应当由巡回法庭审理或者办理的其他案件。

此外,巡回法庭还办理巡回区内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的来信来访事项。


最高人民法院本部只审理或者办理知识产权、涉外商事、海事海商、死刑复核、国家赔偿、执行案件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以及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巡回法庭受理的对统一法律适用有重大指导意义的案件。


这就意味着,最高法院巡回法庭制度实施以后,最高法院本部将只直接受理北京、天津、河北、山东、内蒙古五省区市前述11类案件,以及最高法院管辖的知识产权、涉外商事、海事海商、死刑复核、国家赔偿、执行案件、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以及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巡回法庭受理的对统一法律适用有重大指导意义的案件等8类案件。


往后,除北京外,在东北、华中、华东、华南、西南、西北,都将形成一个从基层法院、中级法院、高级法院到最高法院相对完整的审判系统,绝大多数案件不需要到北京就可完成所有诉讼程序。


因为司法数据的保密问题,无法掌握这样改革以后最高法院本部直接受理的原来应当由最高法院办理的案件会下降到什么比例。但通过最高法院本部所辖司法区域的经济总量与诉讼总量占全国的比重,可进行大致推断。


2015年,我国GDP总量为689052亿元,此五个省级行政区的GDP总量为150192.73亿元,占全国的比重为21.8%。相应的,2015年全国各级法院共受理案件1952.6985万件,此五个省级行政区各级法院共受理案件330.1743万件,占全国的比重为16.91%。以此数据为基础,再加上专属最高法院本部管辖的比重不高的8类案件,往后,最高法院本部受理的案件量可能将下降至此前的25%左右。


在这样的制度背景下,北京律师身处京城的得天独厚优势将不再明显,北京及周边五省区市以外有支付能力的当事人不会像以前那样强烈地需要北京律师,这些地方的律师与北京律师合作办理案件的可能性也将大幅下降。


与此相适应,北京名律师的曝光率也将逐步下降,随之而来的,就是知名度、案源与收费标准的下降。


面对这种可预见的趋势,北京律所必须抓紧布局,快速把触角伸至地方各中心城市,尤其是深圳、南京、郑州、重庆、西安、沈阳等巡回法庭所在地,以保证其业务不受到明显冲击。对于天同这种以办理商事再审案件为特色律所而言,其主要业务就是在最高法院,而商事案件最多的地方又在珠三角与长三角,最高法院深圳、南京巡回法庭的设立对北京律所商事再审案件的冲击最为强烈,在深圳与南京设立分所,对于天同而言,已经不是是否要扩张的问题,而是生存问题。


随着当事人与地方律师对北京的依赖度逐步下降,北京律师与律所的辐射能力将逐日受到同步影响。当这种影响达到一定程度,北京律所设在各中心城市,尤其是深圳、南京、郑州、重庆、西安、沈阳等地的分所,则有可能产生离心力,转而换牌异帜。与此同时,巡回法庭所在地律所的影响力将逐日增强,进而挤占北京律所的份额,并在争夺分所上取得一定优势。当然,这是个渐进的过程,但也是个不可逆的过程。


最高法院巡回法庭的设立与运行,已经缓缓拉开中国律师业重新洗牌的序幕。


你为已然开始的变化做好准备了吗?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