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8952-6065

律师介绍

张天祥律师 张天祥,男,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辽宁省刑法学会理事,东北农业大学大连校友会副会长,辽宁住邦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大连狮子会382区童善服务队法律委员会主席。自2005年开始从事法律工作,具有丰富扎实的办案经验...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张天祥律师

手机号码:13889526065

邮箱地址:pobing76@163.com

执业证号:12102201210396894

执业律所:辽宁住邦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大连市友好大厦1510

刑事辩护

大连刑事律师之故意伤害致死之无罪辩护意见

尊敬的审判长:

我接受被告人李某龙家属的委托并征得本人的同意,担任其审的辩护人,参与本案的诉讼活动。结合会见被告人、查阅全案卷宗、一审庭审调查及质证的有关情况,辩护人认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没有异议,但对起诉书中指控的事实部分有异议,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被告人谭志龙对被害人宋宗寅的死亡承担责任。

在发表辩护意见之前,首先对死者的家属表示慰问和同情,这一结果是每个人都不希望发生的。但作为辩护律师,有责任依法维护法律的尊严与公正,协助法庭查明案件事实,依法作出公正判决,这不仅是对死者及死者家属的交代,同时也是对被告人、对社会的交代。

本案中,办案机关仅凭冷某的陈述,张某勤、王某朋,冷某冰、敬、某华等人的证人证言,鉴定意见就认定被害人宋某身上的伤为三位被告人所致,并要求三位被告人对宋某的死亡承担责任过于武断,因为通过仔细分析本案的案情与证据,就会发现上述认定根本无法排除合理怀疑,具体理由如下:

第一、本案中是何种类型的故意伤害行为?

虽然公诉机关没有就被告人属于何种类型的故意伤害行为给出意见,但结合本案的案情,辩护人认为讨论本案是相互斗殴还是被告一方实施的不法侵害,是十分有必要的,因为两种不同类型的伤害案件,无论是从证据的采信,还是定罪量刑来说,都是截然不同的。

首先,本案究竟是如何引起和发生的,当然我们讨论的引起和发生都是说的法律上、尤其是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本案中,在三名被告人来理发店之前,根本没有考虑过打架的可能性,仅仅是为了向“小姐”讨个说法,但冷某、宋某等七八人的前来,却将本来一个简单的治安案件,上升到了严重的刑事案件。虽然冷某等人一直强调,他们是去看眼的,但如果仅仅因为看眼,就引发这么严重的冲突,显然是违背社会普通的认知准则的

其次,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 第一卷79页,王某的证人证言中有这样的描述:这时候我看见某在哪说了些什么,具体说什么我没听见,那个穿黑色衣服的男的就一把抓住冷某的领子,我听冷某喊了一句,你打我一下试试。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 第一卷130页,被告人李某龙的讯问笔录中有这样的供述:我在门口的位置和那个男的(冷某)打了个照面,我们同时用上身拱了一下对方,这时候就稍微有点火药味了,那个穿浅色上衣的男的对我喊“你咋的”,我也没对他客气并对他大喊“你是干啥的”,那个男的对我喊“我是看场子的,你想咋地”。从二人的陈述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两个结论,第一在动手之前二人有过语言交流;第二在动手之前二人已经有了肢体接触。

再次,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 第二卷)47页,在被告人某贺的人身检查笔录中有这样的描述:发现犯罪嫌疑人某贺左臂弯0.5cm*0.5cm擦伤,左眼眶皮下出血,左眼巩膜下出血,左眼睑青紫肿胀。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 第二卷)53页,在被告人某礼的人身检查笔录中有这样的描述:犯罪嫌疑人某礼背部见0.3cm*0.1cm皮下出血,肘部见1cm*1cm皮下出血。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 第二卷)60页,在被告人李某龙的人身检查笔录中有这样的描述:发现犯罪嫌疑人李某龙右眼青紫肿胀,右顶部皮下出血肿胀,鼻腔周围见血迹,左下唇见穿孔,左背部见2.5cm*0.5cm皮下出血,左肩膀6cm*5cm皮下出血肿胀,右手肿胀。从上述人身检查笔录中我们可以看出,三名被告人的身体都有不同程度的钝挫伤,显然是受到了殴打,尤其是被告人李某龙的伤情尤为严重,这样的伤情,不可能是拉架造成的。

综合上述观点,我们可以很明确得出,本案是双方相互斗殴型伤害案件,而非被告单方实施的不法侵害型伤害案件。

第二、被害人冷某的陈述。

  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 第一卷)45、46页,办案单位问:他们当时为什么会误解?答:“我当时因为好奇就走到了美发店的门口,正碰上他们两人往外走,可能正好堵着他们出去的路了”。办案单位问:老宋被打倒时,你看没看见?答:“我没看见,因为当时场面混乱,不过我记得老宋应该在我边上,我当时被那个胖子一棒子打倒在地,随后那个胖子拿棒子一阵抡,老宋应该就是那个时候被打倒的”。 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 第一卷)49页,办案单位问:那第三个人怎么打你和老宋了?答:他就是用手拽我右肩膀,用脚踹我右大腿部位,踹了两三脚,其他就记不清了,我没看到老宋是怎么被别人打的。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 第一卷)53页,办案单位问:当时是否还有其他人打对方三个人了?答:这个我记不清了,当时这个情况下我感觉对方都失去理智了,肯定也会打来拉架的人,这些人也可能还手打他们了。

从上述的陈述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第一、双方之所以打起来,是冷某带人堵住了被告人出去的路;第二、现场很混乱,冷某根本不确定宋某是如何被打倒的;第三、和他一起去的、还有后来的人打了被告人。

第三、关于证人证言。

通过全案的证据材料,我们可以看出,所有证人证言,仅有张某勤、某敬、王某朋、某华三个人明确表述,看见被害人宋某被李某龙用棒子打倒。

现在我们简单的分析一下三名证人身份及证言:

张某勤,大连开发区俊毅洗浴搓澡工,俊毅洗浴的老板为冷某冰,是本案被害人冷某的哥哥,张某勤经常去冷某的超市打彩票,案发当天他与另外4、5人跟着冷某一起去了理发店,我们应当把看做相互斗殴型伤害案件的一方当事人,而不是简单的证人。

某敬,大连开发区凯龙化学有限公司操作工,案发当天与被害人宋某打麻将,案发时与另外三人跟着冷某、宋某一起去了理发店,他看到冷某被打倒之后就爬起来跟李某龙撕吧在一起,他和张某勤一样为相互斗殴型伤害案件的一方当事人,也不是简单的证人。

王某朋,大连开发区凯龙化学有限公司操作工,案发当天是冷某的哥哥冷某冰让他报的案,他证明案发当天天很黑,他站在距离现场挺远地方,看见乱哄哄的案发现场,有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将被害人宋某打倒。

某华,理发店老板,案发后也一直在逃避公安机关的侦查,直到2018年3月21才配合公安机关做了第一次笔录,不客气的说,没有她本案根本不会发生,并且是在公安机关向她说明情况后,她才配合公安机关做的笔录。

张某勤、某敬、某华三人的证人身份有待商榷,并且与本案有着一定的利害关系;王某朋的证人证言瑕疵较多,第一、根据案发当天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中记载,案发当晚天气情况:温度11摄氏度,相对湿度58%,南风,小雨。从这个记载可以得出,当晚天很黑,并且下着小雨,他站的地方又距离那么远,他是如何看清乱哄哄现场的案发经过的?第二、如果他真的看清楚了案发过程,那么穿着一件黑色衣服的,拿着棒子将宋某打倒的人到底是谁?是否还在逍遥法外?

综上所述,仅凭本案证人的证人证言,根本无法证明被害人宋某的死亡与被告人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第四、关于(2017)156号鉴定书。

  1、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 第二卷)96页关于理化检验这一节,鉴定机关检测出受害人的心血中检测出乙醇成分,含量为50毫克/100毫升,苯巴比妥含量为0.21毫克/100毫升,并且在尿液中检测出4-乙酰氨基安提比林成分。

   很多人都知道饮酒后服用镇静药能招致毒性反应的发生,酒的主要成分乙醇可增强细胞膜的通透性,使镇静催眠药如巴比妥、速可眠、安定(4-乙酰氨基安提比林成分)、安宁等药物容易进入细胞内,从而提高其在中枢神经系统的浓度,使中枢抑制作用增强,导致呼吸抑制而死亡,两者合用时的致死血药浓度则分别为每100毫升血液中100毫克乙醇及0.5毫克苯巴比妥,世界著名喜剧大师卓别林就是死于酒后服用镇静剂。

虽然被害人的死因鉴定结论是因钝性外力作用、钝器打击致死,但我们不能因此就否定酒后服用苯巴比妥对死亡的间接影响。

2、虽然鉴定结论是因钝性外力作用、钝器打击致死,但并未明确钝器的具体范围。钝器是没有利刃刀口和尖端的物体,种类也很多,有斧、锤、棍棒、砖石、车辆以及人体的手脚等,在鉴定结论并未明确钝器的具体形态,提取笔录所提取的木棒也未进行指纹及DNA鉴定的情形之下,根本无法证明提取笔录记载的木棒为谭志龙所持木棒,更无法证明死者为木棒打击致死。

第五、现场勘验检查笔录。

   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 第二卷)75页记载案发当晚天气情况:温度11摄氏度,相对湿度58%,南风,小雨。

   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 第二卷)83-85页记载着案发当晚美发店的7张照片,从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出,案发现场是黑漆漆的,附近并无光源直接照射案发现场。

结合案发的时间、天气及湿度,再有现场附近并无光源,混乱漆黑,如果不是贴近观看,或者直接参与案发现场的斗殴,根本无法描述案发现场的客观情况,所以本案证人证言的客观性、真实性也有赖于其他证据予以佐证,并不能作为直接证据使用。

banner-wap

第六、本案其他有待查清的事实。

1、本案属于相互斗殴型伤害案件,但公安机关第一时间仅抓捕了三名被告人,而对另一方实际参与斗殴的人员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更未深入调查,不但容易让人产生想象空间,更不利于查清案件事实,还死者公道。

2、公安机关既然已经经过走访,就应该知道离美发店最近的滨海旅店门口有监控,而且也是唯一可能看清案发现场的监控,办案单位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向老板周某索要监控视频,而是在2018年1月8日的询问笔录中才要求周某提供视频,一句视频关闭了,能否解释所有怀疑?

3、案发现场提取的木棒,是否是当时李某龙随手从地上捡起的木棒未被证实,因为并未对木棒上的指纹进行鉴定,无法对木棒上的指纹与李某龙的指纹进行比对。

4、既然公诉机关指控宋某为木棒打倒,并且多次打击,那为什么不对木棒进行DNA进行鉴定?

综合上述所有观点,被告人李某龙虽然有故意伤害行为,但公诉

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某龙将被害人宋某殴打致死证据不足,应根据疑罪从无原则认定李某龙对宋某的死亡不承担刑事责任。

被告人李某龙,在案发以前无前科劣迹,一直以打渔为生,本案的发生实属偶然,本案从刑法因果关系上来说,可以说是典型的多因一果,所以辩护人恳请合议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审判长、审判员:司法审判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司法资源是为了准确打击犯罪。在所有的法律制裁中,刑事处罚最为严厉,只有对那些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的部分才能判处有罪。对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疑点重重的部分事实,应当依法不予认定,这有这样才能避免出现冤假错案。

请合议庭在评议本案时充分考虑上述辩护意见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