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8952-6065

您所在的位置: 辽宁大案要案律师网 >新闻中心

律师介绍

张天祥律师 张天祥,男,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辽宁省刑法学会理事,东北农业大学大连校友会副会长,辽宁住邦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大连狮子会382区童善服务队法律委员会主席。自2005年开始从事法律工作,具有丰富扎实的办案经验...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张天祥律师

手机号码:13889526065

邮箱地址:pobing76@163.com

执业证号:12102201210396894

执业律所:辽宁住邦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大连市友好大厦1510

新闻中心

大连大案律师网代理医疗整形失败者起诉美容院

 张天祥代理张某某与心元医疗美容诊所医疗纠纷案明日将重新开庭,这个案件特别复杂,去年已经走到了鉴定这一步,但是因为原告在美国,无法回国做鉴定后撤诉,现在重新提起诉讼后,明天开庭,希望这个医疗纠纷案件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附其中的一段录音:

时间:2015109

张:我的意思是说我这个手术不是不能做,问题是你说是因为我这个肿胀的关系所以你每天评估的都不一样,我现在就想知道如果我一年以后调整,你听我把话说完,你是昨天跟我说如果一年以后调整的话也是个小调整,把这个地方打开不用剥离剪一下对么?

李:啊,不。

张:不,你昨天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立马就变了,这个对你来说应该不会轻易的就改变吧。

李:不,我会为了安慰我的患者去说谎。我可以实话告诉你,是的我可以这么来说。

张:那我怎么知道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呢?

李:是真是假并不重要,你看我怎么做效果明白吗?我昨天怎么跟你说我倒忘了,我还真就是忘记了,因为在我眼里边我按照正常来讲我不应该跟你说,我应该告诉你剥离,就是相当于重新做重新剥离假体固定,这点我忘了如果我没跟你说我跟你说抱歉,如果说你就是认为我是故意说的,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可以我去做,我可以跟我的客人就是说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我都可以说谎,我安慰我的客人,我慰藉他的心理和压力是很正常的,就像医学当中可以给我们客人吃一个根本没有用的药片,然后就告诉这个药是什么什么药,可能我的观点是错误的,(张:不是可能)好,就算我的观点是错误的,我这么做了。

150

张:他说他可以去欺骗患者,这是个观点的问题么。

208

李:小张我不跟你谈这些

张:可我这些一定要谈清楚,这些很重要。

李:你说的这些全在理,你想什么我都应着都在理,但是有一点我肯定是坚持的就是效果。

张:不,你刚才说你可以为了安慰患者去欺骗患者,我现在就不知道你现在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李:你可以不相信我今天说的是真的,我没有要求你一定相信我是真假。

张:所以你现在能为自己前后不一说的谎话找借口,你都觉得是可以接受的,你都觉得那种骗人的医生给患者吃一个根本就没有作用的药片都是可以谅解的行为么?

李:那你说怎么办这个事,我就问你。

张:所以我要问清楚。

李:好,那你问吧。你问吧,那你现在问,咱们探讨这个事儿好吧。

张:你难道不觉得作为一个医生最基本最起码的就是要对对方坦诚么?我最早也是看中了你这一点,可是你现在来说为了安慰患者,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么。

李:你说的是对的,第一个我不坦诚,你继续往下说,我承认了我不坦诚。

张:我要的不是批判你,我要的是给我心里一个肯定的答案。

李:我都说了,我欺骗了你我不坦诚,我是个骗子我都告诉你了,那你还想怎么滴。我说的是效果,你跟我谈的我全部接受,你给我什么我全都接着,我现在是说的效果,我现在就认效果,我是一名医生我要给我的客人把效果做好,我要将我客人的伤害降低到最小这是我要做的。

张:那你现在觉得我的伤害降低到最小了么?

李:降低到最小了。

张:你看所有的理你都要站在你的那边去想,那我现在就问你现在这个吊针我已经打了八天了,我再次做手术还要打几天吊针,你觉得我的身体承受的了么?我现在打吊针的时候我心跳都在加速,你觉得我的心脏和我的肾都受得了么,你现在回答我这个问题。

李:我现在我不回答你这个问题。咱俩现在就走法律途径,咱俩现在就走法律途径,你可以把你所有的理由全部记下来找律师,你爸不是律师么,你可以找你可以谈,我愿意,就是说这个事儿我没法跟你去沟通了我也没法和你去争论,因为什么我都说了所有的问题都是我的问题,我说我要给你调整这个问题的罪恶就在于我跟你说了你做的有个偏差。

张:之前我就说可以调整,但是我要把这些问题都搞清楚,我要一个坦诚,一个真实真实的,所有的东西都是真实的存在。

李:我给不了你真实,我给不了你真实我只能给你一个效果,好了你还想说什么?

张:你看你是一个医生你不能一个耍无赖的态度去对待一个患者。

李:我耍无赖了么。

张:你所有的东西已经说不出一个道理了,你还在理直气壮,你说不行你就告我,这就是你。

李:那你还让我怎么做,我要给我客人带来一个好的效果,我作为医生我还要怎么做。

张:所以啊我的好的效果不止是鼻子,我自身还能不能承受的了,我就问你这个吊针的事儿你为什么回答不了。

李:如果你术后出现什么问题,该怎么治疗怎么治疗,该走法律途径咱们走法律途径,你不要在这儿问我好吧。我不可能说李大夫把全部身家压上去,这个手术如果你做完后调整完再输液出问题,我再给你一百万是吧。

张:因为正常的手术这几天就应该是恢复期,就结束了。

李:正常正常,小张你要这么说的话这个手术没法动了,真的没法动了,李大夫都承认了就是说这个手术做完以后所有的问题都是大夫的问题,确实某些问题咱们做手术的时候想不到就是一些不是原则性的问题,什么叫原则,不可力的没有办法去调整的这叫原则性的问题,我都说了我要把责任给担过来,你还要去较这个真,那你让我怎么去做。

张:你看你看,你根本就不允许别人去问问题,根本就不允许别人知道真实的情况,你只是说我要这么做就这么做,你要效果你就做不要你自己去承当后果,你给我的信息就是这个样子的。你不要说没。

李:我跟你讲,你不做,做完不好的效果也是我的,你可以去找我都承认,明白吗就是这样。这个效果就是我的,我不会跟法院说,我答应给她做了她不让我修改这个责任她自己承担,我不会这么说,我仍然会跟法院跟院长这么说,这个手术之后出现任何不好的问题都是我的问题,都是我的问题,医疗就是这个特点,对吧你怎么弄,我不是在反驳你,我觉得咱俩去纠结这些东西没有什么意义,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想法。

张:我纠结的很有意思很有意义,那我就问你我现在能不能承受的了?

李:你当然能承受的了,我要给你做你肯定能承受的了,你现在能活蹦乱跳跟我争论还有什么,做个手术打个麻药把你里面东西处理掉还有什么身体创伤么?顶多你心理上有创伤,我害怕我痛苦。

张:我每天打三瓶,我还要接着去打,我本来应该吊针停止了的。难道这不都是创伤么?

李:你多打三天吊瓶你就反了,你多打三天吊瓶你就反了。

张:多重的炎症需要打十一天的吊针?

李:你可以不打呀。

张:你看,都是你的道理你还让别人说话吗?

李:消炎是辅助治疗,你可以不打呀,你要不打咱俩可以商量商量那不就完了吗?

张:对,所有都可以后果自己承担。

李:我现在要你后果不承担,你在这打吊瓶是我让你打的我来承担。

张:你能替我承担什么,让我去走法律途径是么。

李:那你让我怎么来承担这个事儿呢?

张:你连一个最基本的答案都不能给我?

李:你让我怎么来承担,你有什么要求你来提。你有什么要求我来听。

张:那你就觉得自己全都是道理。

李:我告诉你一个天经地义的道理,你听好了(张:天经地义!天经地义的道理就是医生可以去欺骗患者)我可以欺骗我的患者我可以安慰我的患者,我不欺骗我患者的效果,明白啦。

张:你想做出一个完美的效果,你需要修改多少次,难道这多少次都不是创伤吗?

李:你的很对啊,非常对啊,但是美容手术就具备这个特点怎么弄。

张:你看全都是在你了,你没有错,你想要就效果就一次改两次改三次改四次改,改一辈子都是应该的,因为没有不可逆,你接着改啊。

李:你可以选择不改,你也可以选择改,我不是强迫你要改,你如果已经觉得我根本不值得信任了,你可以走法律途径去告我去,我这样的话都说了你还让我怎么滴。

张:你真的是看不到自己身上的任何问题,你把所有的问题都放在别人的身上,你以为你说的话不行你就去告我吧,你不觉得这是一个无赖说的话,不行你就去告我啊。

李:你让李大夫怎么做。

张:你连句实话都不能给我啊!

李:什么实话不能给你啊,哪句不是实话你说说。就因为一年之后怎么调整怎么修改误说了两段。

张:那是误说么!对你来说是误说么。

李:你别做了,这个我去找人弄,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1050

李:一点宽容之心都没有。

张:你对我有没有仁慈心。我还不够宽容你,你再说我还不够宽容你,我当天耳朵都没缝第二天我说没说过你什么。

李:你连这点你也可以告,你可以加起来一起告!

张:你还说我没有宽容心!我就说这件事你看你是什么态度。你对我有没有仁慈心!

李:我还对你没有仁慈心,我要给你调整手术还没有仁慈心。

张:是因为你手术当中出现了偏差还有错误。

李:你可以不改。偏差我认了我接受,我该赔多少就赔多少,你去告我。哪有像你这样说话的。

………………………….

1320

张:刚才在那说,你这次做完之后你的鼻子问题就是长了点儿,你这次做完之后以后都不会闹了,我可以给你写一个协议或者怎么怎么样,然后现在就是你再去告我。

李:那你叫李大夫怎么说呀,都苦心婆心的劝你。

张:那我现在就问你,如果我做这个手术那你的意思我的鼻子就完美了对不对?

李:对。

张:你会给我写一个什么样的协议。

李:你要什么协议?(张:我在问你呀)在我这儿你占不了半点儿便宜。你就记住我说的。

张:我这是占你便宜吗?话都是你说的。

banner-wap

李:所有修改的患者没有一个敢提出说,大夫你给我修改..(张:对啊话都是你说的,所以你说完了以后可以不承认,但是我想要你说的话的证据的话没有。)你这样吧,小向在这儿所有都在这儿,我可以跟任何人都去讲,我不会给你写一个协议承诺保障你术后..(张:刚才还在说写,现在立马还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不会)那也行,你愿意怎么做怎么做,不做拉倒。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