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8952-6065

您所在的位置: 辽宁大案要案律师网 >新闻中心

律师介绍

张天祥律师 张天祥,男,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辽宁省刑法学会理事,东北农业大学大连校友会副会长,辽宁住邦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大连狮子会382区童善服务队法律委员会主席。自2005年开始从事法律工作,具有丰富扎实的办案经验...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张天祥律师

手机号码:13889526065

邮箱地址:pobing76@163.com

执业证号:12102201210396894

执业律所:辽宁住邦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大连市友好大厦1510

新闻中心

大连运输毒品案(300克)即将开庭,附:张天祥律师无罪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公诉人:

我接受被告人王某君家属的委托并征得本人的同意,担任其一审的辩护人,参与本案的诉讼活动。结合会见被告人、查阅全案卷宗、庭审调查及质证的有关情况,现依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某君犯运输毒品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不能认定,具体理由如下:

1、被告人王某君自始至终否认案涉291克冰毒是在其身上发现的,虽然王某君在供述中承认他去抚顺的目的是为了购买冰毒,但一直否认拿到了所要购买的冰毒。

2、本案的同案被告人田某军否认看见王某君购买冰毒,在开车回大连的过程中,也未见过案涉冰毒,更否则在抓捕过程中看见警察从王某君兜里搜出案涉冰毒这一事实。

3、虽然本案的“上线”李某做了有罪供述,认可了他贩卖毒品的事实,并供述了他贩卖300克毒品给王某君的经过,但李某的供述无法与其他人的口供相互印证,系孤证。

4、派出所民警李某的询问笔录中有这样的陈述:“在我们控制住王某君后,我问他地上的黑色塑料袋是不是他的,王某君回答说不是他的,我又问他这个黑色塑料袋哪来的,王某君说他不知道”;“当时我只是把地上的黑色塑料袋放回王某君的外衣兜里”。(P113)

本案被告人之间的供述无法相互印证,现有的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办案单位在抓捕过程中,执法存在重大的瑕疵,如果办案单位的执法记录仪无法完整记录案涉冰毒的发现过程,并且在案涉冰毒来源存疑时,未在第一时间提取案涉冰毒包装上的指纹,做比对鉴定,那么应当从存疑时有利于被告人的基本原则,认定被告人王某君无罪。

二、《理化检验鉴定报告》存在重大瑕疵,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1、《理化检验鉴定报告》无检验人王峰的执业证号,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司法鉴定文书规范》对落款的要求由司法鉴定人签名或者盖章,并写明司法鉴定人的执业证号,同时加盖司法鉴定机构的司法鉴定专用章;

2、《理化检验鉴定报告》没有附相关鉴定人员资格证书,无法确定其是否具备鉴定资格。《公安机关鉴定规则》第四十七第第十四项规定鉴定文书的内容必须附上必要的附件,本案的鉴定人员没有在检验报告书上附上《鉴定人资格证书》,无法确定其是否具备毒品化验检验资格。

3、《理化检验鉴定报告》形式要件严重欠缺,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1)缺失《鉴定事项确认书》,导致无法获知鉴定机构收到的检材和样本的名称、数量、性状、包装,检材的提取方法等情况(《公安机关鉴定规则》第二十八条)。

(2)根据《公安部刑事技术鉴定规则》第十一条对司法鉴定文书内容的规定,该《理化检验鉴定报告》检材提取方法,载体及包装、运输情况,检材和样本的形态、色质、大小,检验、实验的步骤、方法、手段、数据、特征图形,对检验发现的特征、数据进行综合评断,论述结论的科学依据等内容,对该《理化检验鉴定报告》的真实性存疑;

(3)无检验过程的记录,包括检材处理、鉴定程序等内容一概无法得知,对于审查检验结论的准确性和唯一性存在重大的困难。

三、对被告人王某君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属于变相超期羁押,严重的程序违法。

   大连市检察院于2016年12月22日做出了大检侦监不批捕(2016)32号决定书,对被告人王某君决定不批准逮捕,当日大连市公安局以大公(刑)监居字第(2016)35号决定书,决定对王某君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属变相超期羁押,严重的程序违法。

   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三条规定: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但是,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在执行监视居住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监视居住人的家属。

   本案被告人王某君在大连有固定的住所,且犯罪类型不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不符合指定住所监视居住的情形,办案单位也没法按照上述法律的规定,在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后的24小时内,通知王会君的家属,属于变相超期羁押,严重的程序违法。

四、通过王某君今天当庭的供述及卷宗材料中带有王某君的照片,辩护人有理由怀疑王会君遭到了刑讯逼供,请法庭进一步核实。

五、关于缉毒支队出具的王某君在抓捕过程中欲掏匕首反抗,并造成多名警察受伤这一情况说明,辩护人认为并不属实。

   在对办案民警徐某林、马某、李某的讯问笔录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同样的陈述:“现场抓捕时,二人有明显反抗,虽无暴力袭警的举动,但二人均极力挣脱,并不断高声叫喊,欲摆脱民警约束,逃离现场,好在我们警力部署搭配合理,最终将嫌疑人制服”。

   上述三人是直接抓捕被告人王某君的办案民警,三人的陈述直接证实了被告人王某君无袭警的举动,更不会因袭警而造成警员受伤。

六、如果法院认定王某君运输毒品罪名成立,对于量刑方面,辩护人认为还应考虑公安机关在本案中使用了技术手段,本次毒品交易时时刻刻处在公安机关的监控之中,属于在公安机关控制下毒品交易,毒品不至于流入到社会这一情节,酌定从轻处罚。

banner-wap

综上所述,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某君犯运输毒品罪的证据不充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三个条件:

(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

(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

(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但本案定罪部分证据无法形成完整证据链条,且无法排除合理怀疑,被告人之间的供述与辩解无法相互印证,李某的供述在本案中系孤证,在办案单位抓捕过程存在重大瑕疵,执法记录仪并未连续完整记录案涉毒品发现过程,且未做相应指纹比对鉴定的情形之下,应从存疑时有利于被告人的刑法原则出发,认定被告人王某君无罪。

 

谢谢!

 

以上辩护意见请法庭在合议时予以充分考虑。

 

此致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张天祥

                                       2017年4月19日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